维新知识网 > 国际 >

既然蚊子是害虫,那么人类可不可以完全消灭它呢?

6299次浏览 2020-01-03 更新

    知识解答

  • 不是不想干,而是干不到。

    1939年瑞士科学家保罗·米勒发现DDT的杀虫效果,并因此获得1948年诺贝尔生理学和医学奖。二战期间为了预防欧洲流行的伤寒和热带战场流行的疟疾而大规模筛选杀虫剂,发现DDT的效果最好。

    DDT的出现让洛克菲勒基金会的疟疾专家们喜出望外,洛克菲勒基金会抗疟疾项目一直着眼于从灭蚊的角度消灭疟疾,1946年,撒丁岛灭蚊行动开始, 1947年撒丁岛出现了75000例疟疾,是意大利的疟疾高发区。1951年项目结束,岛上只出现9例疟疾。

    与此同时,美国开展了全国灭蚊行动,五年后疟疾在美国绝迹。其实在此之前,由于环境和卫生的改善,疟疾在美国的传播途径已经被切断了,疟疾的消失指日可待,但功劳被完全归功于DDT。

    受到这些行动的鼓舞,希腊、委内瑞拉、斯里兰卡、意大利等国纷纷用DDT灭蚊,都取得了巨大的成效,1953年,巴西疟疾学家马科力诺·坎多执掌世界卫生组织,于1955年开始全球灭疟疾项目。

    就在这个时候,生态学家开始提出警告,认为这样会导致生态灾难,耐DDT昆虫包括蚊子也相继被发现,但WHO和疟疾学家们依旧相信很快就能够彻底消灭疟疾。1958年美国政府为全球五年灭疟疾项目拨款1亿美元,很多国家也同意加入这个项目。

    项目开展得很顺利,1960年,有十几个国家消灭了疟疾,另外十几个国家的疟疾病例骤减,印度从年发病7500万到少于10万,斯里兰卡的人均寿命从40岁上升到57岁,撒丁岛的人均寿命从低于意大利全国的人均寿命30%上升到高于意大利全国人均寿命的3%。在希腊、摩洛哥和印度尼西亚,稻米的产量增加了10倍。

    雷切尔·卡森于1962年出版了畅销书《寂静的春天》,讲述了生态破坏,其中包括DDT,引起了公众的注意。卡森在书中做出了准确的预言,即便继续灭蚊,也无法达到消灭疟疾和黄热病的目的,因为蚊子会产生抗药性。后来试验证明,花七年时间,就能产生出具有抗药性的蚊子,不仅对DDT,对于其他杀虫剂也一样。

    《寂静的春天》如一石激起千重浪,彻底粉碎了因为DDT而出现的科学迷信,让人们重新意识到人与自然之间的平衡的重要性,意识到环境保护的重要性。DDT这种东西的半衰期超过30年,在环境中长期存在,造成严重的污染,它不分青红皂白地把所有的昆虫都杀死,导致了一场生态灾难。蚊子对DDT很快产生了抗药性,使得DDT不再有那样大的效果。

    全球灭蚊活动以失败告终,目前的希望是能够通过转基因技术,达到生物灭蚊的目的,但现在还没有看到曙光。

申明:网站中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不代表本站赞同其观点,内容仅代表作者本人意见,本站亦不为其版权负责! 如有问题,请联系我们
CopyRight©2014-2020 All Right Reserved